农垦防汛一线直击:苏堤守夜人

农垦防汛一线直击:苏堤守夜人

发布日期:2020-07-31 浏览次数:2726

    

    受淮河、女山湖持续高水位影响,潘村洼南端外圩于7月28日凌晨破堤,洪水漫过安淮圩、丰收圩一路向潘村洼南部最后一道防线——苏堤涌来,自2003年之后,苏堤保卫战又一次打响了。

                      赶赴苏堤

    7月29日下午5时许,潘村湖农场公司农服公司副经理许海接到农场公司总部发展改革部部长刘家波打来的电话:“抗洪抢险预备队全体成员晚7时赶赴苏堤值守。”两小时后,随着一阵马达强劲的轰鸣声,20名防汛队员站在一台大马力拖拉机拖挂的高大车厢里朝着苏堤方向进发。

    潘村洼南端外圩溃口后,潘村湖农场公司根据当地政府防指安排,已先后组织三支抢险突击队投入苏堤保卫战。7月29日晚是苏堤全线临水后的第一个夜晚,面对不断上涨的堤外水位,已经17年没有和洪水亲密接触的苏堤承受着巨大的考验,当晚极有可能出现各种复杂情况。农场公司防指领导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首个夜守苏堤任务交给农场公司抗洪抢险预备队完成。这支精干的队伍由农场公司总部机关和二三产单位管理人员组成,80%是共产党员。

    40分钟后,队伍在苏堤脚下一个村庄下车,然后沿着苏堤徒步赶往大约2公里外的目的地。此时,夜色渐浓,堤上临时拉起的一长串照明灯勾勒出苏堤向远处延伸的轮廓。放眼堤外,一眼望不到边的洪水已将近处的线杆淹没大半,远处几株大树只隐隐约约露出树梢。大家一阵急行军,快速赶到农场公司责任段。

                   “地毯式”巡查

    苏堤东连淮河大堤,西接护岗河大堤,全长约10公里。鉴于潘村洼行蓄洪区日益严峻的防汛形势,为确保苏堤安全,明光市防指紧急部署11个乡镇和14个市直单位组成抗洪抢险队参加苏堤保卫战,并确定了各单位包保线段,明确13名联系市领导为包保责任领导。潘村湖农场公司和两个乡镇一个市直单位同在总防线800米的第七责任段。

   赶到指定地点,队长刘家波就与责任区牵头单位领导对接并领受任务。当晚的值守任务是组织人员不间断巡堤查险,对排查出的隐患及时向前线指挥部报告,由专业技术人员实地勘查后确定处置措施。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堤坝上灯影摇曳,红旗猎猎。20名队员迎着夹带着原野芬芳的晚风,一手拿着木棍或锹锨,一手拿着高光手电筒,在长200米,宽约50米的范围内一字排开,“地毯式”仔细排查管涌、渗漏、塌方等堤防隐患。

  “来看这里,是不是管涌?”听到有人发现情况,刘家波立刻走近细看。这是堤角一处落差明显的草坡,木棍轻点,发现地表潮湿松软,似乎有水冒出。用铁锹铲去表面杂草泥土,有水从泥缝中不断往外渗出。几个有防汛经验的队员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流出来的是清水,看样子可能是渗漏。”刘家波一边提醒大家特别注意排查湿滑松软的地方,一边向责任区牵头单位领导电话报告情况。“这种情况是渗漏,必须立即疏通导渗沟,使渗水自流,防止出现积水。”在赶到现场的技术人员指导下,大家用工具将地表积水全部疏通引流到安全地带,在发现的渗漏点开出导渗沟,并树立明显标志物,定时察看。

                    上阵“父子兵”

    在这支巡堤队伍里,有两个人是爷俩。父亲蒋华根是农场公司二三产联合党支部书记,儿子蒋俊是潘村湖农服公司工作人员。巡堤间隙休息时,有人打趣道:“蒋俊,防汛比坐办公室累吧?”20来岁的蒋俊搓了一把手上的泥巴,“刚开始没觉得累,现在手脚都有点酸了。”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

    “你这些叔叔大爷都是老把式,你这个大学生趁这次参加防汛,跟着多学着点。”

   “嗯”

    “哈哈哈”蒋华根父子的对话引得人们一阵笑声,巡堤带来的一丝疲惫仿佛随着笑声飘远了。

    蒋华根是“垦二代”,当过兵,在部队参加过抢险救灾战斗,退伍后又参加过2003年苏堤保卫战,有丰富的抗洪抢险经验,这次到堤上防汛,他和儿子排在一班,“小孩刚出校门没几年,这么大的防汛战斗也不常见,到第一线摔打摔打,对年轻人成长有好处。”这一晚,他们父子就像一个组合,巡堤查险时始终在一起,父亲不时针对发现的情况讲解巡堤的要领,儿子则细心观察,抢着参加疏通导渗沟、插放标志杆等工作。

这个夜晚,“垦三代”蒋俊见证了苏堤外滔滔洪水,也见证了农垦人为保卫家园与洪魔顽强战斗的拼搏精神。

                     雨中巡堤人

    凌晨2点到3点,是夜晚最难熬的时段。观察到堤外水位上涨明显,大家加频加密巡查,不放过一块地方,不漏查一处隐患,密集的巡堤节奏赶走困意,不知不觉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水面上一阵凉风吹过,天空中竟飘下雨丝,雨越下越大,巡堤的人们穿上预备的雨衣,冲进雨幕,再一次在一万平方米的责任区仔细排查,对标有渗漏记号的地方更是特别留意,严防重大隐患发生。

    堤脚有几道车辙,挡住了雨水流淌的线路,有的地方积水越来越多。“快,大家赶快把阻水的地方挑开,这块不能有积水。”刘家波话音刚落,几名队员不顾积水漫过鞋帮,挥锹快速挑开阻水的泥土,刘家波干脆直接用双手扒开泥块疏通淌水的小沟。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大家也在雨中紧张忙碌了一个小时。雨停了,所有渗漏点都没有产生积水,天空的乌云散去,露出蔚蓝的天空。人们走上堤顶脱下雨衣,才发现里面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

     苏堤全线临水第一夜安全度过了,望一眼挡在堤外的茫茫大水,巡堤的人们整理好工具和行装,准备迎接下一场战斗。   (杨登宏)

关注安徽农垦官方微信平台

二维码